Your Business Needs Fresh Ideas?
We work for your Profit

民进党想从国民党口中夺食

2020-03-04 21:01

从《远见》杂志公布的排名看,似乎是经济发达县市的民众满意度低,经济欠发达地区的满意度反而高。对此,台湾成功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周志杰认为,“这与民众本身的期待心理密切相关,北部集中了优势资源,因此民众对这些县市首长的期待本身就高。做得好,觉得是你的本分;做得稍微不好,就一定骂死你”。

周志杰说,相对落后的县市,民风很单纯,只要县市长能以明确定位进行城市行销,就很容易凝聚民众的向心力。如这两年宜兰县的国际童玩节搞得风生水起,让县民充满自豪感,县长林聪贤的满意度水涨船高;台东县的热气球嘉年华也是热闹非凡,给偏僻的台东带来滚滚客流,县长黄健庭备受民众爱戴,这次高居排行榜第四。

抛开民调的政治性不谈,在台湾如何做个让民众满意的地方官,是一门值得研究的学问。

同样是涉案被起诉,基隆县长张通荣在《远见》排名榜上倒数第一,嘉义县长张花冠却高居第七。“两人为何待遇差别这么大?就是因为他们一个是国民党的,一个是民进党的。”谢明辉说,如果张花冠是国民党的,这次排名应该要掉到15名以后。“国民党籍彰化县长卓伯源,只是因为他弟弟出事,其满意度排名已从前五跌到15。民间对蓝营政治人物的举动,都会拿放大镜来检视”。

资深台湾问题专家、厦大台研院院长刘国深则认为,做民调本身没错,但由于其具有太多的局限性,需要有精深的操作技巧,否则偏狭的民调会把台湾搞乱。台南市长赖清德在这次《远见》民调排第一,不过也有人指出,《远见》连续3年以限制性招标,拿到台南市府5项近380万元新台币的标案,质疑其民调的可信度。

国民党是“百年老店”,曾经给人的印象是“人才济济”,现如今为何沦落到这个地步?相比较,民进党似乎实现了“屌丝逆袭”。“看到国民党县市长的民调这么低,我真的感到很伤心。”台湾竞争力论坛执行长谢明辉在接受导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岛内媒体、名嘴普遍都有“反执政党倾向”,为了获得收视率,他们天天都在骂国民党,“坦白讲,台湾在国际上表现不差,前几天一份投资环境排名,我们全球第三。对此名嘴还是骂,说普通民众无感”。谢明辉坦言,媒体在台湾的作用极大,它直接影响民众的政治倾向。“很多蓝营县市长也在认真做事,却得不到掌声,像是苗栗县长刘政鸿以前是五星级县长,因为大埔事件天天被名嘴修理,他已被污名化了,民调怎么可能高”。

与台北、新北相比,这两年高雄、台南的经济发展未必有它们好,但其父母官的满意度却是名列前茅,可见政绩和满意度没有直接关系。据厦大台湾研究中心副主任李非观察,台湾是个情大于理的社会,这些民进党县市长很亲民,也善于沟通,懂得如何与基层民众博感情。赖清德去年遇车祸救人,今年搭高铁再次抢救病人,相信这些事对赖清德有不小的加分作用。相比较,国民党县市长在亲民方面做得会稍逊一筹。 (薛洋)

台湾各类满意度排行层出不穷,有针对政党领袖、政务官的,也有针对“立委”、县市长的;发布相关民调的,既有专业的民调公司,也有媒体。近日,《远见》杂志做的一期岛内县市长满意度排行引发关注,民调显示绿营县市长囊括前三甲,国民党则是包揽后11名。怎么看待这份民调?是绿营“屌丝”成功逆袭,还是蓝营“高富帅”集体没落?台湾人心中的好官是怎样的?带着这些问题,导报记者采访了相关学者。

台湾几乎每隔几天就有一份民调公布,其中有一些是关于县市长满意度排行的。做这些民调的既有像决策民调、指标民调这样的专业公司,也有像《中国时报》、《苹果日报》这样的媒体集团。从近几年的调查结果看,排名靠前的几乎都是清一色的民进党籍县市长,而吊车尾的无一例外都是国民党籍的。就拿近日《远见》杂志发布的民调来看,民进党人士囊括排行榜的前三甲,分别是台南市长赖清德、宜兰县长林聪贤、高雄市长陈菊;而后11名全是国民党籍的,包括台北市长郝龙斌、台中市长胡志强等政治明星。

对于民进党县市长民调亮眼这一话题,长期研究台湾问题的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黄嘉树告诉导报记者,绿营选民对民进党一般会比较宽容,觉得他们做得再怎么不好,毕竟是自己人。相比,蓝营选民对国民党的忠诚度要逊色很多。但黄教授坦言,民调数字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蓝营执政的很多县市,虽然地方官民调不佳,但真到了明年“七合一”选举,民进党想从国民党口中夺食,也没那么容易,这就是台湾的政治现实。